纳米阳光

分享互联网与广州生活的点滴

************故事五

原创文章如转载,请注明:转载自纳米阳光 [ http://www.yeekom.com ]

与海鸥分别后的一个星期内,我做了好几个旁人无法相信的举动。第一,把工作辞掉了,搞得老板一直烦我,说什么做的好好的,怎么说走就走啊,说什么公司现在人员紧缺阿。最后一次到公司递辞职信的时候,那个家伙又说了一大堆。我回了一句:一大堆屁话。然后潇洒的转身,把手抬过头,摇了摇,左右摆动刚好30度。我不知道当是时老板是什么表情,估计不会好过被玷污了祖宗10八代那种,因为就当我快走出门口的时候,凭着小时候打架练出来的听声辩位,轻易的闪过一个不明飞行物。嘿嘿,所以说小时候还是打打架好啊,以后有用的,切忌。

第二,我把一切小家当卖了,当然房子没有卖,因为房子是公司的,嘿嘿
第三,我确定了一个疯狂的计划,把一切东西当现之后,我带着笔记本搭上了北上的火车,在拥挤的火车上,我不时的在想自己是不是疯了,或许我想尝试一下,尝试在一个陌生的城市生存下去,尝试流浪,那时候还曾天真地认为离开广州这个鬼地方就可以忘记海鸥,彻底的忘记。

这中间走了多久,到了那些地方也记不得了,只知道自己走了很多地方,坐了很久的火车,有时候无聊了就打开笔记本,敲一些风花雪月的小故事,再投到一些乱78的小杂志,在如今这个年代,出版这些小故事的杂志已经很少了,这只能证明我们的年轻一代进化的脚步太快了,想当年大1第一次见到海鸥,那个心跳可真厉害,脸上的温度比喝70度二窝头后还要烫。但是我上次在火车上碰见一对出外旅游的小孩子,看年纪也就13~4。一男一女,长得粉可爱的,我忍不住问了一句:兄弟姐妹出去郊游阿?真羡慕。男的那个男孩子,冷冷的回了一句:大叔,这是我老婆好不好?汗,我差点给吓死。出了礼貌,也是出了好奇,我又问了一句:老婆啊,知道这个不?我做了一个kiss的动作,这时是那个女的回我,还是冷冷的:大叔,初吻就忘记了,你要是想问我第一次在什么时候,我到可以告诉你。这次我是真正无语了,然而我虚构的风化雪月般的恋爱故事也只有这个年龄层的孩子会看了,或许应该是更小的年纪。所以收入一直也不是很稳定,在旅途中甚至出现断粮缺米的境况,还好是中转站的一个朋友支持才渡过难关。

旅途中很多趣事也很无奈,大多都忘记了,印象最深刻的是上海站,一下火车那个人真叫多阿,到处都是人头,走在夜市上,密密麻麻的都是小吃店,嘿嘿,我这个人对什么都可以无所谓,但是看到好吃的还是忍不住,把以后的行程的rmb都吃完了,所以这也只能是最后一站。我心里默想。其实也不是很想来这个城市,因为这个城市有不快乐的因素存在,然而还是鬼使神差的过来了。我知道他在这个城市,或许这也是我这趟旅途的最终目的,我要去看他,那个夺走我的最爱的他。

上海A大学,这是一座历史名校,这里出来的都是国家精英。在古老的校门前,我来回的踱步,最终还是迈了脚步进去了,进门的时候门卫也没拦我,几个月的流浪让我看起来就像一个搞艺术的,粗糙的皮肤黑黑,黑黑的,头发给我随意扎成马尾,扛了一个大大的旅行袋,拿着一个笔记本。原本深蓝的眼镜也已经慢慢褪色。我就这样大步走在绿茵葱葱的校园大道,一路投来不少眼光,诧异也罢,鄙视也罢,或许还有欣赏的。然而这一切都不重要,我只是来找一个人,看一下他就走,这座城市不属于我,最好也不属于海鸥。当走到一条三岔路口时我停住了,我本来是个路痴,靠着端端正正的路牌,可以走到这个路口已经很不简单了,然而这个该死的三岔路口居然没有路牌。这时迎面走来一个婀娜的女孩,一直盯着我看,嘿嘿,果然我还是有点魅力,于是上前搭讪。“美女,你好,我是遥远城市来的,你知道XX学院怎么走吗”“啊,你去XX学院啊,我也是呢,一起走咯”这时美女投给我一个灿烂的微笑,这笑不亚于海鸥,嘿嘿,作为一个男人我还算比较合格的。不是说男人不色不是男人嘛。此刻的我却色不起来,因为我心里有一个结,一道疤。这个女的很美,算不上天香国色,却也是出水芙蓉,短短齐齐的发,灿烂的笑,这都是旅程未曾见过的。一路山,她不停和我搭讪,于是我就简单告诉她,我是某某城市的,怎么一路流浪到此之类的,讲了一堆废话,不过她倒是听得挺入迷,两眼发出羡慕的光芒,然而当我说出到这个学院找他时。美女停住了,:“你过来找他什么事呢?”“也不算什么事,只不过看来看一下老朋友”“如果我没记错我应该没有听他说过他有你这样一个朋友”美女嫣然的笑着,笑声像风中的铃声,清脆悦耳,让人销魂。“你认识他?”“嗯,是的,而且我们有不寻常的关系哦”我的心嘭的嘎住了,不寻常关系,不寻常关系,我一直默念着这句话。。。。“到了哦,跟我走吧”“嗯”机械的回了一句,心不在渊的跟着这个美丽而幽默的女子一直左转右拐。“到了,就这里,他正在写论文呢”“我看是写情书”“呵呵”美女笑笑,不再理我,径直走进去,这是一个双人公寓,有一个英俊的男子正坐在坐前奋笔疾书。美女走过去说了几句我听不懂的话,那个男的抬起头望了下我,露出狐疑的神态。“你找我?”搜索无数的词语都不能表达这个男的样貌,只能简单的说一个字,帅,到底有多帅,就连一直以帅哥自称的我都不觉变成丑小鸭。或许一时反应不过来,那个所谓的他又用不知名的话跟身边的女孩聊了起来,眼神中流露出暧昧的气息,末了还摸了摸那美女的脸,我实在忍不住了,一个跨步过去给了他一拳,口里大叫“你这个骗子!”这一拳藏着我无限的愤怒与忧伤,海鸥就为了这样一个男人,放弃我?我真的不忍心,这千斤一拳却在空中停住了,他只是一个盘手,就止住了我的攻势。“你傻啦”那男的愤愤的说。这时的我也不甘示弱“你就这么对待海鸥?”“哈哈”这笑声是我听过的最恐怖的声音。然而此刻的我已经失去理智,就算对手再强,我也决心与他一战生死。就在他狂笑那一刻,我一记右勾拳,狠狠的往他脸上打去。啪,又是一个盘手,我的拳就这样在空中划成虚有,整个给拽住了,动荡不得。扑的一声,一记又快又狠的直拳打在我心口,使我差点喘不过气来,一下子飞倒在地上。打是打不过人家了,此时的我做了一个与旅程还要疯狂的疯狂动作,那一拳打在我身上并不疼,然而这个疯狂的动作却可能是我一生中除了海鸥的离去最疼的一次。我在他跪下了,跪下了,就像祈祷上帝。“放过海鸥吧,你已经有了身边的女孩了,为何还要去打扰海鸥的生活?”“你傻啦,这是我妹妹,我妹妹好不好,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人,反正你从这里给我滚出去”战败的战士不再是战士,我现在就像一个战俘,乖乖的起身,走在回广州的路上,这一切的一切都太突然了,然而我确信,那个美女肯定不止是他的妹妹那么简单,然而我能怎么样呢,去告密,告诉海鸥,他有了新欢了?如果真是他妹妹呢?乱!真的很乱,在回广州的火车上,我茫茫然看着窗外飞驰而过的树木,不知所以然。。。。。。

待续...

  • 文章排行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My English Website China Flowers 粤ICP备06099510号

Z-Blog 1.8 Arwen Build 81206 Powered, 主题by zx.as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