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米阳光

分享互联网与广州生活的点滴

************故事八

原创文章如转载,请注明:转载自纳米阳光 [ http://www.yeekom.com ]
喧嚷的电话铃声把我从睡梦中拉出来。
“喂~”
“又在睡觉?”还是那一贯熟悉的声线,海鸥的叫声,在大海上飘飞的空灵歌声。我突地一把坐将起来。
“怎么了,有事吗?”
“今天是你的生日哦,你也真是的,从来也不记得自己的生日,对于我的却记得刻骨铭心。对了,晚上有节目吗?”
“没想过”
“就知道你没有,下午5点呜涌码头见,记得带上女朋友,我们出海去,到时候给你介绍个人”
电话就这么断了,海鸥就是这样,根本不用问我去不去,她知道只要她说的我都会去做。我呆呆坐在床上考虑着去不去参加这次所谓的聚会,这或许是和海鸥在一起第一次考虑,以前总是那么义无反顾,风雨无阻。想了许久,没有答案,起身摸了一根烟点燃。“去吧,以后或许就没有机会了”心理依稀有个声音在耳边回响。去吧,可是去哪里找一个女友呢,想了想还是给玉玲打了个电话。
“喂~你好”懒散散的声音,估计还没有睡醒。

“宝贝,晚上有没空啊”我都不知道怎么会突然这么称呼她,话出口的时候我自己都呆了一下,看来我快成风尘中的高手了。
“阿枫啊,怎么突然这么亲密起来了,晚上没事啊,怎么了,宝贝儿”柔柔甜甜的声线,完全不像是在熟睡中被人吵醒的样子。
“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想租一个女友过一晚,晚上有个聚会,你和我一起去好吗?”
“可以啊,晚点你来接我,我睡觉了,困死了,身上还很疼呢,都怪你”这话说得我面红耳赤。昨晚的缠绵又在脑海浮现。
“就这样咯,下午4点多我去接你”
“嗯,睡觉了,miss you 宝贝儿”懒洋洋的,看来真累了。

无奈,挂掉电话,起床给自己做了个蛋炒饭,炒着炒着,泪水悄悄滑落下来,我这是怎么了,啪,我给了自己一个响亮的耳光。今天的蛋炒饭有点咸,涩涩的。我吞了两口就没胃口了,在矮矮的方桌前抽起了烟,傻傻的发呆……
转悠过来已经是下午4点,我给自己挑了一套白色休闲西装。带上深蓝色的眼镜,斯斯文文的下楼,走进车库,已经很久没打开过了,地上铺了一层薄薄的灰尘,我走到中间停下,揭开压着厚厚灰尘的帆布,这是一部500cc的雅马哈机车,深蓝色的车身,配着白色流云,我叫她蓝云,就像无边无际的海岸线上飘起的一屡白云。我喜欢机车,喜欢蓝色,喜欢机车咆哮时掠过耳机的风。不过这是很久以前的事了,那时,天天用蓝云载着海鸥去看海。匆匆检查了一下车子,就出发了。不多时就来到玉玲楼下,远远就看到一个婀娜的美女,玉玲一身黑色流行韩式女西服,长长的黑色裤子遮盖住半双黑色高底休闲皮鞋,一条宽皮扣带佩着白色的皮扣,懒懒的瘫着,上身一件深红色尖领绸长袖衬衣,下摆估计给裁掉了,只有半截,露出光滑的肚子和错落的小蛮腰,她左手中指钩着黑色休闲西装,依在电线杆,右手食指和中指娴熟的夹着一根香烟,悠然的吐着圈圈,眼睛微微望着天空发呆,以至我来到她的身边都全然不知。她今天化了个淡淡的装,估计也没拍粉底,皮肤却依然如霞,在下午的余辉中泛出一层红晕。我静静的欣赏着这件上天的艺术品,深怕一不小心打碎了眼前的和谐。她终于发现我了,她右手手指微微弯曲把香烟弹到半空,把身子弯成小7,左手拎着外套插在腰际,右手轻轻抛出一个飞吻,妖艳,就如欲滴的玫瑰,火辣辣而又调皮,我差点就晕阙过去。

“宝贝儿,发什么呆呢”
她轻轻走过来,用纤长的食指轻压着我的唇。
“你在流口水呢”她笑得花枝招展。
“别逗了,走啦”口虽这么说,我还是深深咽了一口口水,哪个男人不爱美呢,特别是这样美丽的妖精。
玉玲这天似乎很开心,我把车开得飞快,咆哮着行使在海边的大路上,这里一望无际,人烟稀少,海堤两旁的相思树在风中笑得身躯乱颤,玉玲把双手一字张开,做出一个飞翔的姿势。
“宝贝儿,我们起飞好吗?”
她就这么摇摇晃晃,让风吹乱吹散她的长发,一缕缕一丝丝,享受着飞翔的感觉。许久,她轻轻从背后抱着我的腰,轻轻的贴着我的后背,我感觉到耳际有暖暖的热气。
“喏,宝贝儿,你知道吗。我喜欢这种感觉,风越是猛烈越是能享受飞翔的感觉。”
我说你小心,别摔了!
“别贫,听我说”她撒娇似的锤了我一下,我无语,此时此地我又有何求呢?

“喏,宝贝儿,知道我怎么不喜欢戴头盔吗,我喜欢风吹来时带动我的长发,就像在跳舞,烦恼也就一丝丝随着一根根的发梢悄悄溜出去,什么都空空的,心里空荡荡的,剩下的只有幸福”末了,她静静的依偎着我,就像在享受心里留下来的幸福……
远远的,呜涌码头站着几个人,愉悦的笑声不时飘荡在风中,我把车开将过去,停在码头一家旅馆旁,这旅馆的老板是我一个朋友,道上混的,很是要好,以前和海鸥就经常来他这里闲聊,听他的意气风发,讲江湖苦辣。这小子姓李,叫李文成,估计他老辈是想让他文章有成,可惜他却无成,俨然就是一个江湖老大,虽然年纪小小,道上的人都尊称他成哥,我叫他成仔,或许是年龄关系,而且我们之间要好非常,他也尊称我一声枫哥。车刚停好,就听成仔在那边大叫了。
“枫哥,今天天气真好,出海最爽了,许久没来找我,想兄弟了吧”
我走了过去,当他胸就是一拳,“你小子最近混得不错啊,就是要多打扮打扮啦,一农民样”
“你就别取笑我啦,想我这种人,哪像你们,西装自然穿不合身,打架不方便啊”成仔大咧咧的笑着。我跟成仔深交就是因为他这个人的豪爽,够义气!

玉玲调皮的挽起我的手,“喏,宝贝儿,我现在是你的女友,你要表现得好点噢”她就这么挽着我,小鸟依人状,甜腻腻的,一旁的成仔都看呆了,如果真要比较,玉玲是妖精是那种让人一眼就为之销魂的女孩,而海鸥则是深居的幽兰,芳香细长漫流,终究整个屋子都充满气息的馨香。矮矮小小的柴油船坐着3对情侣,有说有笑。害羞的小云是成仔的女友,躲在驾驶位,羞答答的听着众人的讲笑,海鸥依偎在上海那位帅哥的怀里,静静地听着大家的话语,直到玉玲拉着我的手走上船舱。“寿星公来了,大家欢迎。”在海鸥幽幽的话语下,大家都大声附和。“呀,宝贝儿今天是你的生日啊,怎么不早说”玉玲附在我耳边呢喃。“没什么,大家一起出来玩而已”我又一搭每一搭的,“那不行,礼物我都带了”“礼物?”我不解,玉玲调皮的向我眨眼睛,我附过去想跟她说别闹了,就在我附过头去的时候,她的唇轻轻落在我的脸颊,“生日快乐,宝贝儿”一旁的朋友闹了,大叫,“凌枫好福气”我却别扭异常,不知道海鸥会怎么看待这意味深长的吻,玉玲在大家这么一闹也有点不好意思,脸上的红晕轻飞。

“好了,开船啦。啤酒拿出来喝”成仔好像看出我的心事,硬生生把话题扯开了。大家就这么一边喝着就一边聊着一些无关紧要的话题,许久,海鸥插话进来,“枫,还没跟你介绍呢,我男朋友小东,朱冬旭”“你好,果然很帅”我坦然伸出手和他相握,他倒也大方。“你也帅啊,经常听海鸥提起你”两个手,紧紧握在一起,大家都各怀鬼胎,谁也没放手的意思。“哇,好大的浪花啊”一旁的玉玲摇着我的手,我这才松开自己的手,看着茫茫的珠江发呆,船带着轰轰的咆哮在江面上颠颠簸簸,激起一层层浪花,破碎的浪花随风起舞,不时飘向船舱,一群女孩兴奋的叫着,叫得最欢的要数玉玲了,她抓着我的手左摇右摆,就像在划船。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她真纯的笑,如此活泼可爱。月牙儿升上来的时候我们已经到达沙滩了,成仔烧起篝火,大家围一群,胡说一通,什么趣事都有。看得出来,玉玲今天心情很好,啤酒大口大口的喝着,笑着,闹着,我静静的喝着啤酒,眼光偷偷瞄向海鸥,却发现她正幽幽望着我,四目相对,心中竟有一种莫名的酸楚。她今天穿一身白色连衣裙,在似水的银光下,宛如出尘仙子,落落羞羞,而又不失优雅。不知道她在我的眼里看到什么,恐惧?抑或无奈,已经没有勇气望着那双水汪汪的眼睛了,我低下头,却发现玉玲伏在我大腿上,竟然睡着了,嘴角挂着甜甜的笑。

本故事纯属虚构,待续!

  • 文章排行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My English Website China Flowers 粤ICP备06099510号

Z-Blog 1.8 Arwen Build 81206 Powered, 主题by zx.as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