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米阳光

分享互联网与广州生活的点滴

************故事九

原创文章如转载,请注明:转载自纳米阳光 [ http://www.yeekom.com ]
“天冷,我先扶她进去了”我若有所失,匆匆离开人群。我把玉玲轻轻抱起,走向旅馆。
夜,开始深了,我呆呆坐在床边的地板上抽烟,脑袋开始乱起来,想了很多很多,想起了海鸥,上海的学校,还有身边这个可人儿,最后得出个结论,爱情真不是个东西。起身,披上西装。偷偷瞧了一下熟睡的玉玲,今夜,你会发梦吗,会梦到什么呢?乱,我悄悄离开,走出旅馆的时候,一阵冷风吹来,直吹到心里去。这万恶的夜,真该死。
就这么一个人,光着脚丫子,沿着柔柔细细的海滩茫无边际的走着,
海浪轻轻抚摸着海滩,一下一下,发出深情的沙沙声,我闭上眼睛站住了,什么都不想,就这么发呆。许久许久,睁开眼睛,天边有星星在闪烁,月儿偷笑着半遮脸,风又来了,这次却是懒洋洋,于是我又闭上眼睛,任风幽幽怨怨把我的心事述说。又过了许久许久,我发现有人轻轻抱住我。“怎么,睡醒了”我没有睁开闭着眼睛,我知道是她,玉玲,因为只有她会在这个地方这个地点出现。“睡不着”声音
温柔得化不开,我的心猛地颤了一下。
“这么晚了,一个人出来,不怕小东担心?”
“他睡着了,跟头猪一样,陪我在走走好吗,喜欢和你一起漫无目的的徘徊”
我轻轻挣开海鸥的双手,又开始沿着海滩慢慢的踱着。海鸥紧跟上来,紧紧挽住了我的手。
“枫”
“怎么了?”
“没有”
不知道到底怎么了,海鸥今晚的暧昧让我有点担心。但我已经不能再用话语来表达了,我就像个机器人,机械的走着,内心响彻着千百个疑问。沙滩弯弯曲曲却也走到尽头了,我们登上了来时上岸的码头。
“枫,在陪我看一次日出好吗?”
海鸥拉着我,在码头的石凳上坐下,海风又来了,夹杂着海浪声,起起伏伏,像极了爱尔兰忧伤的风笛。就这么相对无语坐了半个小时,夜更深了,风开始猖狂起来,我能感觉海鸥靠着我的身体在微微发抖。
“冷吧,把我的外套披上吧”我伸手就要除去身上的外套,海鸥轻轻把手掌搭在我肩膀。“不用了,那里不是有间守卫的房吗,这么晚了估计没人,我们进去躲躲吧”
守卫房一楼黑漆漆的,或许是因为只有一个窗户的缘故吧。我拿出手机,打开了聚光灯,看到一条楼梯弯弯延延通向二楼,我牵着海鸥的手慢慢爬了上去。2楼果然好点,刚好有一个落地大窗对着月亮,水银般的月辉在现实与幻想的空间,轻轻飘飘,来回游荡。落地窗挨着两张方木办公桌,海鸥爬将了上去,顺手也把我拉了上去。我默默坐着,望着窗外的月光发呆,海鸥轻轻把身躯依偎在我怀里。
“枫,可以抱抱我吗,就一次,像爱人那样”
我终于忍不住了,紧紧抱住了她。柔柔,暖暖的,海鸥亲吻着我的唇,我内心也在此刻崩溃了,彻底崩溃了,怀里的是我夜思梦想,望肠欲穿的海鸥啊。我热烈的回应着她的吻,好像告诉她,这些子日来我的伤,我的痛,我的思,我的念。海鸥热情的响应着,银辉中,我又见到那完美的桐体……风雨后的宁静,一切都空空的,又好像什么都有,幸福的女神再一次依偎着我,我恍恍惚惚睡着了,很美,夜很美,梦很美,就像以前,就像会一辈子都这么依着海鸥,10年,20年,50年,来生来世……
做梦了,梦里和海鸥在昔日的海堤上嬉戏,由于猜不对海鸥的谜语,为了躲避惩罚,我沿着海底慢慢前跑,海鸥在后面紧紧地追着,彼此的笑声附和着,估计上帝看了都会妒嫉。突地,海鸥不知道从哪里拿来一枝木棍,狠狠地瞧着我的手,这次还抓不到你。我猛地从梦中逃出,睁开眼睛,太阳已经在东边耀武扬威,触电般,又是一阵微痛闪电般从手臂冲击着大脑神经。
“起床啦,猪头!”
玉玲拿着一根小树枝正拍打着我的手臂呢,我匆忙起身,环顾四周,却没发现海鸥。看来我是黎明前给抛弃了,正如古人说的,黎明前的黑暗。
“喏,宝贝儿,你这人真怪”玉玲嘟起嘴,越发精灵可爱。
“是有点怪,看来昨晚喝多了”我傻傻的笑着,心里却开始失落,而且有一丝的害怕,一种奇怪的感觉敲击着我的冥想。
“走啦,大家都在等你呢,要不是海鸥猜想,还真不知道你会在这里。”玉玲拉着我的手快步向楼下走去,迈出保卫岗的时候,她故作神秘的在我耳边耳语.”喏,宝贝儿,我知道了”“你知道什么”对于这个妖精我还真不知道她的心思。“你的前世估计是名望贵族,做了坏事,得罪了乞丐,所以今天罚你现身处境体会一下乞丐的睡床”某了,她自言自语,“对,一定是这样”我无语。彻底无语。
回来的船上,我拿了几灌啤酒,一个人坐在船头喝着,任海浪拍打在我身上,假装很舒服,招呼朋友过来,却没一个敢过来,只有玉玲,咻一下溜到我身边,一把抢过我手里半罐啤酒,自顾自喝起来。“我说宝贝,这次你中邪啦,以前见你可是幽怨深闺”
“却,我哪里幽怨了,还深闺,我才不想做什么大小姐呢”。
说完,又咕咕喝了几口啤酒。
“呵呵,就你贫,可别喝醉了掉下去”
“嘻嘻,我不怕,有你在我什么都不怕,真的。宝贝儿”
我没再和她贫,再下去又不知道她又乱78的耍什么花样出来。还是让她静点好。一路上,海鸥都没有再对说些什么。我知道她不说,肯定会有什么原因,反正该说的总会说,有答案的,总会有一个答案,没有答案的,你妄求一生也不会有所得。
去时遥远,回时近。我感觉时光唰的就到了分手的离别。别时。大家约好,下次再来,就匆匆赶赴自己的前程去了。 我把玉玲送到出租屋楼下。只见她又把身子弯成个小7,左手叉腰,不过右手这次可不是飞吻。
“喏,宝贝儿,我这天雇佣女友做得不错吧。多谢盛惠200”这个小妖,就这样对着我伸伸手。
“这么便宜,下次再租一次”
机车点火的时候,我又深深对她说了“谢谢”玉玲双手交叉朝天,伸了伸懒腰,朝我调皮伸了伸舌头,转身消失在了出租屋密林中。

本故事纯属虚构,待续! 

  • 文章排行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My English Website China Flowers 粤ICP备06099510号

Z-Blog 1.8 Arwen Build 81206 Powered, 主题by zx.asd.